深锐 | 单位办托管班:“你安心上班 我帮你带娃”
语音播报



一到暑假,“学生无处去、家长看护难”的问题就摆在不少家长面前。近日,全国总工会女职工委员会办公室印发《关于2021年度全国工会爱心托管班专项补助资金分配的通知》,要求各级工会因地制宜开展工会爱心托管服务,切实帮助更多职工及家庭解决后顾之忧,让职工充分感受到工会组织“娘家人”的温暖和关爱。

连日来,记者走访广州市部分单位了解到,不少单位依托自身场所办起了暑期托管班,其内容包含作业辅导、文体锻炼、创意课程等,为职工子女提供贴心的托管服务;更有部分企业为了稳住职工队伍,甚至自掏腰包数十万元开展了常年运营的托管班。多家自办托管班的单位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在“三孩”政策背景下,开展托管班是刚需;但托管班若要长期、稳定、高质量运行,需要在资金、场地和人员等方面进行保障。


有医院连续3年办托管班:

科室主任、护士长轮流来授课

上午11时,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暨大一院)“职工之家”内,志愿者们正带着孩子们做“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另外几名小学生则聚在一起高声唱着歌曲《孤勇者》。7岁的小蕊告诉记者:“我的妈妈是一名医生,我今年已经是第二次参加医院的托管班了。我在这里认识了好几个好朋友。”

专职员工+志愿者全程陪护

经过半个月的精心筹备, 7月18日,暨大一院工会举办的职工子女暑期托管班正式开班。该院工会干事张倩告诉记者,“暑假孩子没人带”是不少职工的一大难题,医院职工对于托管班的需求很旺盛。“原本今年准备只招收50名职工子女,最终招收了约70人,但毕竟场地有限,没法满足全院职工子女。”

据介绍,该院此次托管班为期五周,根据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提供绘本故事导读、作业辅导、医学基础科普、安全教育、美术、体育、参观学习等丰富的课程和活动,让孩子们乐享托管时光。

在医院托管班,护士为孩子们授课。

张倩介绍,今年已经是该院连续第3年举办暑期托管班,安排了3名全职人员专门负责托管班,并且每天有5~8名志愿者过来协助全程看护。据了解,该院团委(医务社工部)协助招募志愿者负责职工子女看护,今年共有20位志愿者入围托管班志愿服务团队,他们分别是本院职工、青年大学生以及在读高中的职工子女。张倩说,暑期托管班一开始本着的宗旨就是“你们负责安心上班,我们负责给你们带娃”。在她看来,医院的暑期托管班并非“玩票”性质,而是非常认真地对参与托管班的儿童进行系统化的素质教育培养。“我们的初衷就是要把暑期托管班在广州的企事业单位中办成一个品牌,使之成为帮医护人员解除后顾之忧的贴心‘小管家’。”

张倩和托管班的孩子

教心肺复苏和中医药知识

在课程安排上,上午小朋友会先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写作业,完成作业后则让小朋友们玩玩具和开展体育活动;下午则是该院的特色课程。托管班上课时间从上午8时到12时,下午2时到5时30分。

每天下午的特色课堂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记者翻看课程表发现,除了国画、声乐、硬笔书法、国学阅读外,还有创意手工、主持人训练、行为礼仪等趣味性强的课程。“这里很好玩,我学会了心肺复苏,还学会了插花。”8岁的小明向记者介绍。

在张倩看来,该院的托管班非常有特色,比如会带孩子们去检验科做小实验,或者参观药房,让孩子们辨认中药药物,加强中医药文化的熏陶,还会去治疗室教小朋友做心肺复苏和使用AED。“我们托管班的课程很多都是科室主任或护士长亲自来授课。比如,讲眼科保健知识和急救知识时就是我们的眼科主任和护士长来授课。经过几次学习,很多小朋友都掌握了这两项技能。”张倩说,通过院内的“大咖”授课,让孩子们了解到父母在医院工作的情况,也能激发他们对医学知识的兴趣。

“带娃上班省钱又省心”

“现在有了假期托管服务,我也能更安心工作了。”医院职工刘女士告诉记者,假期托管班不仅解决了家长的后顾之忧,孩子也认识了更多新朋友。刘女士表示,如果暑假将子女放在外面的托管班,每天至少收费150元,而单位办托管班,一个暑假可省下将近5000元托管费,可谓省钱又省心。

该院的医生张明(化名)和妻子都在医院上班,放暑假后8岁的女儿没人照顾。“今年得知医院托管班开始招生后,我就开始了‘带娃上班’的日子。”他告诉记者,单位里的托管班人员固定,场地也比较宽敞,并且离办公楼不远,还聘请了有专业资质的老师来上课,这让他很放心。

张明坦言,如今单位办托管班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我小时候,父母就是把我放在他们单位的托管班里,然后安心去上班了。如今30多年过去了,没想到我自己的孩子也进了单位的托管班。”

安全问题更是家长们关注的大事,除了让孩子在托管班“有人管”之外,托管班的老师会在家长群上第一时间分享动态,让职工们通过手机知悉孩子的学习、活动情况。

张倩表示,该院有3000多名职工,不少还是双职工,幼儿托管是刚需。由于托管班深受职工欢迎,医院也有计划把托管班长期开展下来造福职工。她希望医院的做法能带动更多企事业单位参与其中,为营造良好的育儿环境出一份力。

某托管班,老师在带小朋友们做游戏。

有单位托管班:

最迟可晚上7时接 有职工两个娃一起托管

除了医院之外,其它类型单位也加入到了办托管班的行列。“在幼儿园里可以见到小伙伴很开心,午饭也好吃。”记者走访黄埔区一家单位的幼儿园时,小朋友雯雯(化名)对记者说道。

原来,从7月18日开始,这家单位的职工作子女暑期托管服务就在这里开展。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幼儿园共有三层,除去教学与午休区外,还包含多功能厅、音频室、阅览室以及游戏区等功能场所。该幼儿园龙主任介绍,参与暑期托管的孩子年龄最小两岁半,最大七岁,92名孩子根据年龄被分到小中大三个班级。孩子们每日的活动包含教学活动、户外体能活动、素质教育课程等,中午在这里用餐和午休,晚上由家长接回家。

“我们以往的托管服务和平时上学放学差不多,最迟也就是5点半放学,但是我们针对员工下班时间增加了一个到晚上7点的晚托,因为他们工作比较辛苦,有时下班比较晚。”龙主任说,该幼儿园的托管服务从早上8时到晚上7时,有时员工或家属晚十多分钟过来接孩子也都没问题,员工们基本上都能“带着孩子上下班”,解决了其年幼子女暑期无人看管照料的问题。

某托管班,老师在指导学生做作业。

龙主任表示,这种暑期爱心托管班深受单位欢迎。一位有三年班主任经验的老师还向记者展示了一条家长发的朋友圈,感谢单位的托管服务让职工更安心投入工作。

下午2时许,结束午休的孩子们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开始享用下午茶。记者注意到一位小女孩的发型很是精致,长发被编成整齐的麻花辫,女孩还对记者说:“我喜欢来幼儿园,这里有老师扎我喜欢的发型。”

“既能锻炼又能学习到知识,劳逸结合,真好。”看到孩子们认真学习、自主阅读、积极运动,前来接孩子的家长表示,孩子放在这里自己上班很放心。

龙主任还向记者透露,随着国家生育政策的变化,这批托管的员工子女中大概有三分之二都是非独生子女,其中也有大班六岁的哥哥和小班不满三岁的弟弟一起来托管的情况。随着“三孩”政策实施,将来可能还有更多单位的员工子女加入到暑期托管服务中来。为此,他们也在对托管服务进行全面升级,以满足更多单位的需求。

另外一家单位工会的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今年该单位已经连续第二年办暑期托管班,目前已开展了两周时间,有大约100名职工子女报名。“火爆情况超出想象。为此,我们在原先3名工作人员的基础上又增加了2名工作人员。因为3个人照顾100个孩子实在是忙不过来。”

小朋友在托管班为小伙伴庆祝生日

民企办托管班:

为避免人才流失 每年花“大手笔”照看员工子女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一些人数较多的企业为了留住员工,也为公司员工提供长期免费的托管服务。这类托管班办得如何,一定程度上也是公司实力的体现,更有一些民企办托管班不惜花“大手笔”。

在白云区一家公司的厂区内,“职工之家”布置得格外温馨:除了各种儿童图书外,房间里也布置得五彩斑斓,30多名孩子正在老师的指导下做手工。

该公司负责人何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之前曾在澳门做生意,10多年前他带着妻子到广州来发展。目前公司差不多有上千名员工,还有不少是双职工,因为这些年员工流动性比较大,所以从5年前开始,他就开始通过各种方法挽留员工。而为员工子女提供托管服务就是该公司提供的爱心服务之一。“以前每到暑假很多双职工家庭员工面临无人带娃的烦恼,就出现了有些员工暂时请假带娃或者送孩子回老家等情况,对企业的生产以及员工的生活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一开始我们只提供暑假和寒假期间的托管服务,后来发现光是寒暑假托管还满足不了员工们的要求。我当时就下定决心,干脆把员工子女平时的托管也负责起来。”如今,该公司除了免费提供寒暑假托管服务外,平时也专门聘请有资质的老师为员工子女提供托管服务,有需求的职工子女可以随时托在“职工之家”托管中心,提供午饭和午休,职工晚上下班再将孩子接回家。如果孩子到了放学时间家长还没有下班,也可以留在托管中心,有专人照顾孩子们的生活起居和作业辅导直到家长下班,其间家长可以完全“脱管”。

小朋友在托管班上认真听老师讲课

“只要队伍稳定,这80万花得值”

何先生表示,办托管班对于公司来说并不算难事,场地方面,公司有两层大约800多平方米的空间,之前用于储存物料,如今闲置下来后稍加整饬就可以作为课堂和活动场所;人员方面,平时主要有4名老师专职来负责,再加上一名司机,一共是5个人。

他告诉记者,公司每年在托管班方面的花费大约80万元,包括员工工资和生活支出等。“其实在国外,单位为职工子女提供托管服务都是很常见的事,有些大公司甚至有自己的小学和中学。”在何先生看来,为了保持员工队伍的稳定性,减少人才流失,每年花80万元在托管班上,这笔钱“花得值”。

何先生坦言,由于公司的大部分员工都是青年员工,而新员工到岗时都要经过两个月的熟悉过程才能上手,员工若大量流失会给公司的正常运转带来很大影响。“我记得2018年流失了200多名工人,我们的生产线都快运转不下来了,那一年工厂只保持了70%的负荷生产。”当时有两个月时间公司基本上处于半停产状态,损失达到上千万元。从那时起,何先生意识到,要为员工安心上班解决后顾之忧。“工资准时发是一方面,还有就是要为职工的子女提供贴心服务,尤其是现在国家政策鼓励生三孩,我们更加要为职工创造这种条件。”

何先生的妻子为人很热心,她有空了也会陪着职工子女们一起做作业和手工,对于丈夫为员工提供托管班的做法,她表示支持。

何先生介绍,近年来公司还对托管班服务进行了升级。针对职工子女的成长需求,开设了硬笔书法、手工制作、创意美术等多样化的课程。因为职工中有人会打篮球,公司每天还会在下午各安排一节篮球课和体能运动课。因为活动场地比较大,孩子们可以在上面写作业,下面做运动,学习锻炼两不误。何先生表示,据他所知,这些年办这种职工子女托管班的民企越来越多。


记者手记:

“暑期班”要变“长期班”需多方保障

连日来,记者先后走访了多家单位托管班,多位托管班负责人均表示,在“三孩”政策背景下,单位托管服务的开展有利于落实积极生育支持措施、建设生育友好型社会,因此近年来此类托管班有明显增多的趋势。但单位托管班若要长期、稳定、高质量运行,则需要在资金、场地和人员方面提供有力保障。

在暨大一院,来接孙女的孙婆婆告诉记者,孙女每天在丰富课程中收获快乐与知识,不仅生活有规律,还提高了动手能力,单位托管班真的是解决了职工们的燃眉之急。“如果这个托管班能长期开,我就鼓励我儿子和儿媳生三孩。”她说。

该院工会干事张倩表示,单位办托管班对于缓解家长负担和提供育儿支持起到了很大作用,是职工的刚需。而托管班若要长期开展下去,并在全社会形成示范和辐射效应,则需要资金、场地和人力支持。“毕竟单位场地有限,我们人手也有限,按照先报先招的原则,可能后来再报名的医护人员的孩子我们都没办法满足他们的托管需求了。”

张倩表示,如果有充裕的人手,医院的托管班质量会更高。在该院托管班的志愿者手册上记者看到:志愿者在岗期间要留意小朋友之间有没有矛盾,及时化解冲突,无法处理要及时报告老师和志愿者骨干;要留意小朋友有没有私自离开活动室,离开活动室必须要有人陪同;要协助小朋友完成作业,检查过后才允许小朋友自由活动;自由活动期间要注意小朋友的安全防护,包括阻止小朋友扔玩具,提醒小朋友不要碰到桌角……“忙一天下来,志愿者们也是筋疲力尽。如果能有更多人手,那我们就可以分成几个小组,根据不同小组的年龄和兴趣爱好来开展活动。”张倩说。

在记者走访的另外几家民营企业的托管班,多位企业负责人均表示,托管班是否长期办下去,企业面临抉择:一方面,托管班对企业职工来说是刚需,企业办免费托管班职工肯定欢迎,也可以留住稳住人心,稳定人才队伍;另一方面,近年来受疫情影响,企业在巨大竞争环境下若再抽出资金、场地、人力来长期办托管班,要面临很大的压力。“一个30人的托管班起码要有3名专业人员,一年下来光人员工资就至少需要30万元。如果能有一些政策层面的支持就更好了。”

记者了解到,对于单位办托管班,广东省总工会也给予高度支持。广东省总工会女职工委员会决定在2022年7月至9月在全省开展2022年广东工会爱心托管班推荐申报工作,将在全省选树50个广东工会爱心托管班;对选树的2022年广东工会爱心托管班所在单位工会,广东省总工会将视情况给予2万~3万元的托管服务经费补助。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陈千一、文字、肖泓宇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陈千一、文字、肖泓宇

视频/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陈千一、文字、肖泓宇
海报:蒋秋平、赵小满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 蔡凌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