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修复工作者:期待尽快有年轻人继承衣钵
语音播报

 

“不仅在广东,现在就是在全国,专门从事文物修复的技师仍然是非常紧缺的。”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文物修复技师柯传伦告诉记者,单位已经不止一次说要培养他的接班人,但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

“干我们这一行,一定要能坐得住,因为确实很枯燥,我有时候一修就是一整天,身边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柯传伦表示,有耐心和坐得住是他收徒最基本的要求。

柯传伦说,有一回,单位派来了一个潮州的小伙子做徒弟。他一开始非常好学,修补出文物后也很兴奋,但到了一个月左右,小伙子就开始厌倦了,找各种理由不愿意继续干,“他一会儿说自己有色盲,看不清楚颜色,一会儿又说无聊,嫌工作辛苦,不久之后就走了。”

之后,单位又派来了一个陕西的大学生,这个大学生是文物修复科班出身,一开始也干得十分认真,但干了1个月之后,也选择了辞职,原因是工作太复杂和枯燥。柯传伦说:“他走时对我说,在陕西出土的陶瓷片,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修复比较容易,但广东的陶片因为土壤的原因,很多都是一小片一小片,而且质地也很软,修复费时费力,这活他干不下去了。”

“我还是很希望尽快能收到满意的徒弟的,我的返聘期马上就要结束了,十分希望有耐心、有恒心的年轻人能够学好我的技术,继续做好文物修复的工作。”柯传伦说。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武威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武威

视频/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武威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蔡凌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