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破陶片“复活”的人:修复5000年前陶器常常忘记饭点
语音播报

    

在英德市博物馆3楼的修复室,数万块大小不一、纹路各异的碎陶片正按照特定次序堆放在地板上。陶片出土于英德岩山寨遗址,这一广东新石器时代遗存距今约5500年至2500年,在去年入选了“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遗址填补了岭南文明起源阶段的聚落考古空白,并写入今年的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遗址出土实物中,尤以陶器最多,但绝大部分都已破碎,要想知道这些陶器的本来模样,修复是唯一的方式。

65岁的柯传伦是一位来自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陶瓷器修复技师。刚过春节,他就来到英德修复岩山寨的出土陶器,几个月下来,已修复了30多件陶器,“修复陶器就好像拼图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很枯燥和无聊,但当我们成功把陶器修复出来,那种成功的心情仍是相当喜悦的。”

“你看这一口大陶釜,估计给十几个人做饭都没问题;还有这口三足陶鼎,鼎下面可以生火,它还是夹砂的,保温性能好,可以说是一口原始的砂锅;你看还有这种陶豆,有点像是一个高足盘,下面是一个细长的杆,上面可以放食物……”柯传伦饶有兴致地向记者展示这几个月来的修复成果。陶器中最大者口径目测有60cm左右,宛如一口大米缸;小的陶器,口径7、8cm的很多,宛如一支小水杯模样。从一块块碎陶片到形状完整的陶器,它们宛如“复活”了一般。

记者看到,大部分修复好的陶器都有一大块白色的部分;再用肉眼细看,则能看到陶片之间有一条条细微的裂纹。柯传伦告诉记者,白色部分是修补上去的石膏,“修陶器就像拼图,每当我在陶片里确认找不到‘拼图’了,那么这些找不到的部分,我就会用石膏来代替,而其他陶片,我会用加固剂先加固陶片,然后用黏合剂粘贴起来。我们的修复原则是修旧如旧,用石膏来填补缺损的部分,也是为了让大家一眼看清哪些是古代的陶片,它缺损的位置有哪些。”

修复陶器需要首先找到器皿的一些重要部分,比如位于陶器口沿、肩部、底部的关键陶片。柯传伦会先在碎陶片中找这些部分,集中放到箱子里。然后再从数万份碎陶片中,找其他属于该陶器的部分,“很多时候,陶器的口沿只有不完整的扇形,我们就要依靠几何知识,来计算和重构它圆形的口沿;找到陶器的肩部,就能让我们知道这件器皿的弧度;而陶器的底部也是很重要的部分,能让我们了解陶器底部的直径和弧度是如何的。”

柯师傅告诉记者:“广东大部分地区属于强酸性土壤,加上年代久远,陶器很难完好地保存下来,很多时候,我们只能找到很少部分的碎片进行修复,而有些陶片已经软得像泥土一样,一碰到水就会化掉,这些都无疑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难度。”

尽管年事已高,但柯传伦每天仍固定工作8小时,修复文物注意力一旦集中起来,往往连饭点都会忘掉。柯传伦说:“我现在是单位的返聘人员,各方面待遇我也比较满意,身边年轻的田野考古学者对我也挺尊重。”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武威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武威

视频/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武威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蔡凌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