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呼吸暂停176次 !28岁深圳IT男需佩戴戴呼吸机睡觉
语音播报

呼吸气流中止10秒以上,就属于呼吸暂停,家住深圳南山的小林(化名),一个晚上竟然呼吸暂停了176次,最长一次暂停时间达120秒,整整2分钟,REM期(快动眼睡眠期,恢复精力、记忆力的主要睡眠期)的血氧饱和度平均71%、最低只有38%!

近日,他被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内科专家确诊为“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需要长期佩戴呼吸机睡觉。

天天“跟没睡觉一样” 一个月都像在梦游

小林今年28岁,在深圳一家IT公司上班,睡觉打鼾多年,对生活影响不大,一直没有在意。半年前,有段时间工作比较忙,连续熬了一个月,有一天,小林早晨起来感觉特别累,头昏脑涨,一整天不知道自己在干吗。

从那天起,小林觉得自己失去了“睡眠”,整个白天昏昏沉沉,随时会打瞌睡,总是“跟熬几个大夜没睡觉一样”,还经常头疼。小林的老婆也很煎熬,老公打鼾的声音突然比以前响了好几倍,而且经常打着打着没声了,跟没气了一样,太吓人。

一开始,小林以为是之前太劳累,多休息休息就行。谁知一个月过去,情况完全没有好转。

逐渐“崩溃”的小林挂了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内科的号,接诊的是黄若兰副主任医师,她马上安排小林做了一次多导睡眠监测。

 

连上数据线,在单间病房里睡了一觉,结果把小林吓得不轻。

一个晚上,达到医学标准的呼吸暂停176次,加上低通气,总共212次,近6小时的睡眠时间,他平均每隔1.6分钟就要“断气”一次,最长的一次呼吸暂停121秒,最低氧饱和度仅为38%(正常不应低于90%)。整个晚上缺氧的总时间加起来总共121分钟,超过了两个小时。

小林被诊断为:重度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别以为打呼噜是睡得香,想简单了”,黄若兰副主任医师说,对于正常人能“回血”的睡眠,对小林来说成了“杀手”,睡眠中呼吸暂停、血氧低、频繁觉醒,会直接影响身体重要脏器的氧供,尤其是大脑,长期得不到充分的休息,会记忆力下降、头晕、头痛、精神不济、焦虑抑郁,并且容易引发一系列的慢性疾病如血糖血压控制不良、心律失常、血脂异常、肥胖等。长时间呼吸暂停的最严重后果就是在睡眠中猝死,特别是未被发现的睡眠呼吸暂停患者。

黄医生让小林佩戴呼吸机睡觉,并且根据监测的结果来调节参数,效果明显,打鼾声音小了,呼吸暂停也少了,睡了个好觉,人一下子精神了不少。小林出院后,自己也买了个呼吸机,每天戴着睡觉。

年纪轻轻、重度呼吸暂停综合征,黄医生分析这和肥胖有很大关系,小林体重达到200斤,还有脂肪肝、高血脂、高尿酸。医生叮嘱他要注意减肥,才能更好地改善睡眠。

全国约有5000万人睡眠中发生过呼吸暂停

许多人不重视打鼾,甚至以为是睡得香的表现,事实上打呼噜是一种危险信号,全国约有5000万人睡眠中发生过呼吸暂停。“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和许多慢病和代谢性疾病的发病密切相关,如高血压、心肌梗塞、脑梗塞等心脑血管系统疾病,以及内分泌疾病、泌尿系统疾病甚至精神系统疾病。

打鼾与肥胖、抽烟、酗酒有一定关系,因此控制饮食、适当运动、戒烟限酒,是治疗呼吸暂停的基础,睡觉侧卧或适当抬高床头,也有助于减少打鼾。

对于睡眠呼吸暂停或低通气导致严重缺氧的病人,睡觉时应坚持佩戴呼吸机,不要嫌麻烦。对于那些因解剖异常造成或上气道严重阻塞的患者,也可采取手术矫正治疗。

黄若兰副主任医师建议,睡觉打鼾的人,最好到医院做一次包括睡眠监测在内的全面检查,以判断对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危害。睡觉打鼾的人很多,是不是真的有呼吸暂停需要监测了才知道,所以并不鼓励大家没经过规范监测就自己买呼吸机。

宝藏!拥有国际认证RPSGT人员的睡眠监测中心

多导睡眠监测(PSG)是当今睡眠医学中的一项新技术,自20世纪70年代末至今已有40余年的历史,从走纸时代已进入数字时代。在世界睡眠研究界又被称为诊断睡眠障碍疾病的“金标准”,对于诊治各种睡眠障碍相关性疾病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内科的睡眠与电生理监测中心的黄若兰副主任医师、柴文主治医师已通过RPSGT考试,拥有美国睡眠医学会认证的国际多导睡眠监测证书,该考试难度高、含金量大,目前国内仅有数百人拥有该项认证。中心同时拥有两名国际认证RPSGT技术人员,这在深圳也是屈指可数的。

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内科的睡眠与电生理监测中心,拥有主任医师一名、副主任医师两名、主治医师两名、技术人员两名,对睡眠相关疾病、癫痫、神经肌肉疾病、周围神经病具有全面的监测与鉴别能力。睡眠监测加上原有的多重评估手段,是健康状况的评估从日间医学向全天候医学转化的标志。睡眠监测与电生理监测中心,关注睡眠健康,更关注大脑健康。

简介:黄若兰副主任医师,美国注册多导睡眠监测技师,哈佛大学医学院全球临床研究学者。每周四全天门诊。

文、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轩慧

通讯员:王苏琦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童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