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员观察|人与数字虚拟人,如何相看两不厌
语音播报

数字虚拟人“崔筱盼”获得了2021年度万科公司优秀新人奖。这一消息让数字虚拟人再度备受关注。

“崔筱盼”有着姣好的年轻女性形象。她承担着快速监测工作异常、推动工作及时办理等职责。创生“崔筱盼”,原本是为了赋予人工智能算法一个拟人的身份和更有温度的沟通方式。特别在直播电商领域,“崔筱盼”这类虚拟人物已经能像真人一样从事主播工作。面对这一由商业价值、资本力量快速推动成长的新生事物,人们既充满期待,又心存担忧。专业人士指出,此前人工智能快速发展带来的“换脸”风险一度引起人们的警惕,而虚拟人对人物原型的假冒替代问题可能会更加突出。

事实上,每当一项数字化技术产生颠覆性的影响力,人们就会不禁问道,人会不会被替代?当数字虚拟人频频出圈,这种担心或困惑再次出现——虚拟人能在多大程度上代替真人?又会不会把偏见和恶意“反哺”给人类?

纵观人类科技创新的历史,从模仿自然到模仿自我,人类自我认知和自我建构的能力不断提升。数字虚拟人作为新生事物,只是人类智能的数字化延伸,其本身不应被否定。真正的隐忧倒是应当聚焦在创造和使用这一新生事物的人身上。换句话说,究竟该如何用好数字虚拟人,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问题。还记得英国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对人工智能的警告吗?他其实是在提醒,人类应当对使用人工智能做好准备,避免潜在的危险,使其不会成为“少数人压迫多数人的新方法”。

这些追问把反思引向了关注人自身上。因为,推动数字虚拟人发展的是人的需求。数字虚拟人就是人的一面镜子。从本质上来说,发展数字虚拟人这类虚拟化的主体,会改变劳动和生活的形态。在此过程中,我们应当防止人的异化。也就是说,发展数字虚拟人一旦偏离了人对内在价值的发掘和满足,那么就有可能走向人性的反面。譬如,人的独特性和创造性会丧失,人会沉溺于虚拟世界无法自拔,社会的数字信任与安全受到削弱。

“我们的未来是一场不断增长的科技力量与人类使用科技的智慧之间的竞争。”在这场竞争中,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逐渐走向融合。对人和数字虚拟人来说,如何从相伴相生到相看两不厌,考验着人类的智慧。但无论如何,让技术发展与社会管理、伦理道德相互协调、相互适应是大的方向和趋势。


文/广州日报评论员 杨博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 莫伟浓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 胡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