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双减”下的第一次期末考 小豆丁游园闯关来应考
语音播报

在辞旧迎新之际,广州的中小学迎来了“双减”下的第一次大考——期末考。根据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再进行纸笔考试,义务教育其他年级由学校每学期组织一次期末考试,初中年级可适当安排一次期中考试。在这一背景之下,孩子们面对期末考,是否更轻松了?期末考是否成了学期末“开盲盒”?老师们对于教学成果的检测,是胸有成竹还是多了几分忐忑?记者采访发现,“双减”下小学低年级的孩子,确实更快乐了,期末考也成为了一场有趣的游戏。而对于小学高年级和初中的孩子而言,压力仍在。

低年级娃

游园闯关代替考试卷

一年级的孩子来一场“丛林探秘”,穿越“故事大瀑布”,闯过图形、数字、问题和时光的“大森林”,到“时光音乐会”上一展歌喉,当一次了不起的“植物探索员”……闯过了一道道关卡,收集了足够的知识绿叶,让自己的知识大树枝叶繁茂。二年级的孩子则乘风破浪、扬帆启航,畅游海洋识字馆、阅读探索号,化身海上书法家、海洋外交官、速算小飞鱼,收集了朵朵浪花,推动自己的知识之帆不断前行。

2021年12月31日上午,“双减”下的第一个期末季从低年级率先拉开帷幕。天河区奥体东小学在一二年级组织了一场特别的“游园活动”,通过期末学科素质大闯关,用游戏化的活动来诊断和反馈孩子们的学科知识能力和素质发展水平。

和以往期末教室内紧张的书面考试不同,这场场景式大测评充分运用了校园的教师、操场、舞台等各个角落,设置了各个学科的一道道关卡。孩子们一领到熟悉的印章收集表,兴致已经上来了,再来到操场上,看到装扮一新的游戏闯关场景,更是雀跃不已,迅速地找到了各自最为擅长的关卡,加入了“探险”,只要完成了相应关卡的答题任务,就可以根据表现获得1-3枚树叶或浪花的印章。

闯关测评活动定在2021年的最后一天,融入了送旧迎新的元素,在上午素质测评之后,中午还有迎新大餐、下午是另一场游园活动和温馨的新年礼物交换。孩子们不知不觉又度过了快乐的一天。

小升初娃

希望尽量考好一点

对于即将小升初的楷楷而言,期末考的压力仍然存在。“能考好还是尽量考好一点吧。”楷楷妈说。为此,她给孩子制定了详细的复习计划,并帮忙搜集错题。把孩子所有的练习册、练习卷都过了一遍,分科目制作了错题本,语文和英语按照单元顺序进行查缺补漏。

对期末考重视的不止有楷楷妈,还有班上的老师们。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发放复习资料、提示复习要点。楷楷妈对老师们发自内心地感激:要不是对孩子上心,工作认真负责,老师们何必费这个劲呢?

虽然这两周比平时忙碌了一些,但楷楷表现得很配合。他周中有两天晚上要上课外培训,有两天要参加乐团排练,周一到周五做作业的时间都要靠“挤”。这一阵子加上复习任务,时间变得更加紧迫,因此,他已经养成了课间做作业的习惯。

楷楷的弟弟目前正在读小学一年级,当哥哥在奋战期末考时,期末不用笔试的他还在快乐地玩耍,是“双减”实实在在的受益者。

楷楷妈说,对于弟弟,她希望能换一种培养方式。“其实课外培训,很多时候就是教解题套路,孩子对于知识点并没有完全吃透,而且他思考的空间被剥夺了。”她记得自己在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觉得数学是特别有意思的学科,成功推导出公式的过程,让她特别有满足感。但哥哥在各种填鸭式的补习、培优中,并没有体会到这种快乐。

“我希望以后不用再上课外培训的弟弟,能真正享受学习的快乐。”楷楷妈说。

初一娃

补短板加长板为中考努力

对于初一学生李姿而言,随着校内课堂更优质、课程更丰富,她得以延续良好、积极的学习习惯,也开始热爱体育运动了。对即将到来的期末考,她有一定的信心,“两年多后的中考才是真正的‘大考’,需要更努力了”。

李姿是从初一上学期期中测试后感受到压力的。小学主要学习三科主科,初中陡增到七科,跨度相当于“从一座山到另一座山”。学校平时不举行小测试,学生无法及时评估学习效果。在期中测试里,李姿原本就不擅长的数学科目彻底“暴露了”,她从以前的“领跑者”变成了现在的“追赶者”,要向周围更优秀的同学看齐。

自那以后,全家都产生了紧迫感:之前边玩边学的模式不管用了,需要着手为期末考试做准备了,毕竟这是一个阶段性的学习考核。父母平时上班很忙,基本无法辅导功课,他们和孩子共同拟定了一份复习计划表。策略就是“补短板、加长板”,在加强语文和英语篇章阅读的同时,她尽量不让数学科“知识的窟窿越来越大”。

校外补课取消了,她自我学习、自我鞭策,每天晚饭后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按照计划表学习。她还提高了课堂效率。最近校内安排大量自习课,老师随堂答疑,作业大部分都能在学校完成。在学校专门研发的随堂练中,看到自己一次比一次有进步,李姿才慢慢增添了底气和信心。

广州“双减”落地以来,因为学校开足开齐体育课,所以李姿除了获得更多的睡眠时间,还喜欢上羽毛球、乒乓球等运动项目。“她问我要了乒乓球拍回学校打球,以前我怎么哄她都不愿意打,这是让我很开心的变化。”妈妈说。

教师心声

把“开盲盒”的压力化为动力

“双减”后的第一次期末考,聚焦了社会与家长的目光,既有期待又有疑虑,龙洞小学六年级语文老师李翠坦言,压力很大,“就像开盲盒一样”。

“但我们要把压力化为动力。”这次期末,李翠用了两三个晚上,梳理了整本教材的课后题及各类型的知识点,确定教材重点考察的能力点,再带领学生们一点点复习。一轮复习后,由同学们提出自己哪些题比较薄弱,再针对性地查漏补缺。“老师要从一条河中捧一捧最有用的水,让学生在短时间内高效地复习。”

这学期,李翠已历经多次培训,还曾到上海学习。在课堂提质增效方面,她也用上了新学来的办法——“单元学历案”。李翠解释,学历案是指教师围绕某一学习单元,从期望学生学会什么出发,设计并展示学生何以学会的过程,以便学生自主建构学习历程。“更关注同学们知识点的习得、运用与迁移,关注他们的‘生成’,重视培养解决真实情境问题的能力。”李翠介绍。

“双减”之后,作业时间减少,课堂成了教学主场。“同样的内容,用卡通图案、不同颜色区分,以相对可视化的形式呈现出来,学生能更容易地捕捉到信息。”为了让课堂更有质量,提前整理课本素材,准备学历案,明确教学目标,以更有趣的形式呈现教学内容,设计作业等前期工作,都需要花费李翠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置身于“双减”的浪潮中,作为一名教师不断去进修,学习最前沿的教学方法,李翠觉得充实而丰富。但谈及兼顾学科教师与班主任的任务,她苦恼于自己的时间利用还不够高效。这个学期,她每天要上3到4节学科课,午休到班看纪律,每周值一节课后托管进行答疑,同时还要处理家校沟通等事务,“真正能专心工作的时间主要是17时到19时。”

“希望得到更多家长的理解与支持,还有社会尊重。”“双减”正一步步落地,在李翠看来,家长需认识到比起分数,孩子的思维和素养更重要。同时,她也期待着能参与更多研训与校际交流,学会平衡教学与其他繁琐的工作,更好地散发作为教师的“光”。

校长评

符合儿童心智发展水平

奥体东小学校长、全省特级教师刘莎介绍说,一、二年级按要求不组织纸笔测试,这符合儿童心智发展水平,不用一张试卷论英雄,不用冰冷的分数代表孩子的学习能力。学校教导处带领低年级全体教师,提前进行了充分的筹备、研究和论证,根据学科课程标准和学期教学内容以及低年级孩子的身心发展特点,设计了这场游戏闯关式学科素养测评,来收集各学科学习的成果信息,便于指导和改进下阶段的教学,也调动孩子们的学习主动性和积极性,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和信心,让孩子们在“玩中评”,在“评中学”,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家长看

“玩”得开心收获成就感

当天在活动现场担任义工的一位二年级学生家长说,看到孩子们“玩”得特别开心,从语数英到音乐体育科学等综合科目都融入了游戏,又动口又动手,这种真实的场景任务让孩子们运用所学知识来锻炼解决问题能力,最后还收获了挑战成功的成就感和仪式感。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刘晓星、曾俊、林欣潼、周洁莹

图/受访者提供(除署名外)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吴婉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