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体罚致残”踩踏教育惩戒的红线
语音播报

初二学生戚夏(化名)因寝室床上放了一包零食而被罚150个下蹲,不幸导致终身残疾。更让她母亲感到担忧的是,女儿被诊断为处在抑郁状态。医生建议,避免精神刺激。

让人倍感意外的是,比戚夏大一年级的“学姐”楼长参与了处罚的过程。而且,处罚是在戚夏表明两个月前脚踝刚受过伤的情况下做出的。完全不顾及学生身心发展状况,同为学生的楼长直接参与体罚全过程——这些重要细节说明,体罚在该校已具备土壤,受教育者和教育者在其中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所谓土壤,是某种生态的代名词。而要产生某种教育生态,没有制度、观念的作用是不能成形的。笔者不禁要问,涉事学校平日究竟秉持何种教书育人的理念,又怎能让学生代位管理者行使处罚的权力?当学生以楼长身份对学生施加处罚,会不会在内心埋下校园暴力的种子?

3月1日,《中小学教育惩戒规则(试行)》正式施行。在此背景下,一袋零食引发的校园悲剧更需要反思和警醒。为什么新规对教育惩戒权划出的“红线”未能发挥作用?为什么学生和家长屡屡表达诉求,此事件依然久拖未决?看起来,要实现“小惩大诫”“因材施‘惩’”的目标,仍然要有很长的路走。


文/广州日报评论员 杨博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 杨耀烨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 胡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