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支持别把“老漂族”当外人
语音播报

为了照料孙辈,一些老年人“候鸟式”离家漂至陌生城市。这在大城市很常见,他们常被称为“老漂族”。

老漂族既有老年人普遍面临的“数字鸿沟”等问题,也有身心漂泊的“双重困境”。据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调查发现,这些老人在异地他乡面临着医保、文化差异、夫妻两地分居甚至语言不通等问题。尽管各地政府陆续出台优老政策,但有的政策相互“打架”,有的政策距落实落地仍有差距,“卸”不下的十斤药袋、“走”不出的孤身茫然、“兑”不成的“空头支票”……成为他们难以承受的生活重担。

“累就算了,还受气。”一句话勾勒出老人多重重压下的无奈。是什么加剧了他们的身心漂泊?我们常常认为是照料孙辈的刚需,其实,拨开问题往深层探寻,老人往往以子女在大城市的小家庭需求为出发点,两难的背后既有自身需求的主动忍让,又有社会支持不到位的被动接受。

一方面,老人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家、来到子女打拼的城市,从家庭权威者变成了家庭参与者。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与老伴常年分居两地,不得不忍受孤独并独立克服生活上的种种不适。与子女的矛盾没有了润滑剂,少了三代同堂的其乐融融,更让“老漂族”易产生心理落差。大城市里什么都有,就是没人说说话;手机里什么都能买,却总是记不住操作步骤、常忘记密码。对于整日忙碌的子女,他们总是张张嘴又把话咽回去,最后能不麻烦孩子就不麻烦,站在顶楼看飞鸟成为生活日常。

另一方面,心中烦恼没人疏导,额外的负担还要自己承受。大城市物价较高,虽然对老年人有优惠政策,但在一些地方同样的优惠暂未覆盖到外地户籍的随迁老人。此外,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还没有普及至全国范围,一些随迁老人在生病就医时常常需要走繁杂的报销流程。每回一次老家就开一年半载的药,老人中的“背药族”并不少见。

对于大城市,“老漂族”常常像一个外人。其实,老人为小家庭做贡献,就是用“一双手”解放“两双手”,间接地为社会生产做出了贡献。用公共政策鼓励随迁老人在此地消费,能为地方增加税收,更是直接参与了社会生产。而且随着城镇化的推进与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老年人的流动加快,能否解决好流动老人的异地福利与相关配套服务,反映了一座城市的服务和能力。

何以破解其身心漂泊的双重困境?不仅需要家庭情感,还需要社会保障、社区关怀、文化反哺等从多方面给“老漂族”共筑一个安全的港湾。近年来,政府积极推动各地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的相关工作,比如广东全面推进省内和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一站式”结算,破解群众异地就医“垫资”和“跑腿”难题。这是推动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均等化的应有之义。

各地还应该探索更多创新做法,进一步打破藩篱,别把老漂族当“外人”,而应让他们也全面享受到医疗保健、公交出行、公共文化服务等优惠政策,成为同城“家人”。同时,社区应该充分发挥推进适老化工作的抓手作用,开展老年教育、社区互助、联谊活动等丰富的活动,让老人深度融入社区,由点及面帮助他们拓展社交网络。此外,子女应当以文化反哺,在父母与城市生活之间起到重要的粘合作用。不仅要为其分享新技术、鼓励新社交,还应该给予足够的经济和精神支持,对于父母的付出给予充分尊重和感谢,从情感上真正地让父母追求新城市生活没有“后顾之忧”。

再回到老人“候鸟式”离家漂泊的出发点。城市要大力发展普惠托育服务,用好社会合力,进一步提高优质婴幼儿照护服务供给。如此,才能“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

文/广州日报评论员 刘冉冉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 胡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