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来了 广州已有部署
语音播报

据新华社7月24日消息,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作为试点城市,广州自7月以来对“双减”工作已有相关部署。记者梳理发现,多家校外培训机构将视野投向其他赛道,素质教育、校内外托管、职业教育成校外培训机构转型升级三大关键词。

广州已有相关部署

在全面开展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的同时,“双减”意见确定北京市、上海市、沈阳市、广州市、成都市、郑州市、长治市、威海市、南通市为全国试点。试点监管的内容主要是压减学科类校外培训、合理利用校内外资源、强化培训收费监管三方面。

作为试点城市,广州此前已有所部署。7月9日,广州市教育局下发了《关于做好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的通知》,于今年暑假期间开展小学生校内托管服务试点工作;7月12日~16日期间,广州市部分区也召开了校外培训机构通气会,传达了相关的“双减”精神;7月20日,广州市教育局发布了《广州市培训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面向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培训机构按学期或课时收取培训费,最长不超过3个月且最长不超过60个课时;7月22日,广州市教育局向全市校外培训机构紧急发布联合执法检查通告。7月23日,广州市教育局联合市公安局、民政局、卫生健康委、应急局、市场监管局、消防救援支队等部门组成联合执法检查组,不打招呼、深入一线、直奔现场,到4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实地抽查,对发现问题的机构提出严肃批评并现场责令整改。

校外机构转型三大关键词

行业人士认为,对于培训机构而言,转型发展是必然。素质教育、校内外托管、职业教育成为校外培训机构转型升级三大关键词。

记者了解到,新东方、好未来、卓越教育、学大教育等企业均已加大对素质教育的布局。今年下半年以来,好未来旗下儿童素质教育品牌“励步英语”正式更名为“励步”,并推出励步儿童成长中心和系列素质教育新产品。卓越教育则进一步探索“素质教育+社区”新模式,以社区为核心构筑儿童成长的第三空间,为义务教育阶段孩子提供书法、美术、舞蹈、音乐等多种形式的素质教育服务。立尚教育总裁冯颐表示,接下来会继续加大对美术板块的投入,同时调整大语文项目,加大戏剧、文学等内容。她坦言,转型必须基于原有团队结构及人员能力模型做出调整,需要精心设计,分步完成。

义务教育学校特别是小学阶段“三点半”放学,如何接送及托管成为广泛关注的问题。应对这种需要,一些校外培训机构配合布局课后托管服务。卓越教育将为公办学校学子提供课后更多元的素能服务,也配合公办学校,在有需要的情况下,为小学一至五年级学生提供暑期托管服务。好未来也进入课后托管领域,其旗下托管品牌“彼芯”以开设线下课后成长中心为主要业务模式,招收小学生,提供放学接送、餐食、课内作业、自主提升等服务。

有行业人士指出,职业教育已成为教育行业最具发展前景的领域之一。7月7日,好未来推出好未来轻舟,除了强化传统的考研、语言培训、留学三大业务,在传统技能类、新型职业类与成人学历类业务领域亦有所布局。据悉,包括高途、作业帮、猿辅导、网易有道等公司均已在职业教育方向进行布局。

家长反应:希望大家都能冷静

记者从某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这个暑假,有的家长抓紧给孩子报班,也有家长今年暑假放弃报班,处于观望状态。一些孩子从小上培训班,习惯了所谓的“超前培训”,他们的家长对继续培训有一种“惯性”。“如果校外学科培训不让‘超前’了,我们可能会找家教或者几个人‘攒小班’。”家长徐女士说,她的孩子明年就要小升初,成绩优异,孩子的英语和数学都已经达到初中甚至是高中的水平,仅靠校内教学根本“吃不饱”,因此她想要继续请家教对孩子进行个别辅导。

而多数“普娃”家长则希望在“双减”政策出台后,大家都能松口气。“希望政策出台能让大家冷静下来,‘坐下来’。”家长吴女士说,女儿从一年级开始上各类校外学科培训,但她表示,某种意义上是被“裹挟”的。“如果是个别学有余力者想‘加餐’,可能还能理解。但很多人去校外‘加餐’,就有些担心孩子吃亏。”吴女士说,如果大部分家长都能“坐下来”,她也愿意“坐下来”,让孩子自我发展,有一个更快乐的童年。

专家:引导需求是问题关键

对此,教育名家、天河区人民政府教育顾问、广州中学名誉校长吴颖民表示,“双减”政策的系列措施,可用三个词总结:改善供给、强化管理、引导需求。其中,引导需求是问题关键,也是最难的一环。随着经济条件越来越好,人们对优质教育的需求越来越高。如果政策仅仅靠“堵”,家长们的需求又无法满足,那可能会导致“攒小班”“请家教”等情况的发生。因此,满足家长的需求,引导家长的需求都非常重要。在满足需求方面,学校已经开始在增加服务、满足家长和学生个性化需求方面下功夫了,相信未来会做得更好。而在引导家长需求方面,要在减少升学焦虑方面下功夫。比如,家长对孩子上一个好的普高有比较强烈的愿望,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要增加普通高中学位,让普高竞争不那么激烈;或者是在职业教育中进一步提高科学文化课的比重,这些都是下一步应该思考的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认为,负担减轻了,学习兴趣提高了,心情舒畅了,学习效率会提高,学习成绩会提升,学生会享受到学习的愉快,童年的幸福。所以,减轻学生课业负担是关系到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问题。减负并非一减了之,要加强公共教育供给,使学生的学习生活丰富多彩。首先要大力推进学校的均衡发展,加强薄弱学校的建设。顾明远表示,要办好每一所学校,教好每一个学生,义务教育阶段严禁以成绩为标准进行分班。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水平是有差异的,应该因材施教,促进每一个学生的发展,学校可以用选修课的办法实施因材施教。他指出,要深化教育改革,要把课堂教育作为立德树人的主渠道,改进教学方式方法,把每一节课上好,使每一个学生在课堂上都能听懂学会,这样就可以减少家庭作业负担。校外培训机构在规范的范围内开展非学科课程,有利于满足学生的爱好、培养学生的特长,会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王婧、刘晓星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吴婉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