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生写信感谢“高烤”的他:“永远深刻铭记。”
语音播报

高考三天,53岁的出租车司机曹应周每天4:30起床准备,到芳村接送考生。“自己孩子高考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早起床。”考生在里面高考,穿着厚厚防护服的曹师傅在门外“高烤”,虽然近乎中暑,但他最关心的还是考生是否舒心顺利。昨晚考试结束,考生强仔亲手写了一封信给曹师傅,感谢他“胜似亲人”的关心和鼓励。

今年高考,面对疫情考验,广州首次推出“一对一”专车服务,广州公交集团安排了800多辆出租车,一位司机固定接送一位考生,完全免费。曹师傅就是其中一员,高考首日,记者直击他的送考过程,今天再次回访这三天他感受最深的时刻。

最辛苦:穿防护服“高烤”,热得快要中暑

10日,记者回访刚刚结束三天接送任务的曹师傅。虽然这几天都是清晨四点多起床、晚上七点多回家,工作时间长达15个小时,比平日的12个小时多了四分之一,但是曹师傅却说早已适应了:“我参与高考保障任务十几二十年了,这样的工作强度不在话下。”

与之前那么多年的护考任务不同,今年要穿防护服上阵,从头包到脚,正值炎夏,这是最辛苦的地方。高考前一天记者与司机们一起踩点时,在室内穿上防护服之后,一位司机就已忍不住直呼“真的很热”,包得她连旁人说话也听不太清楚了。


这三天,学生在考场高考,司机在门外“高烤”。曹师傅最深印象的是9日中午,广州市气象台的数据显示,当天最高气温为34℃。“当时我们根据要求,提前等候接考生吃饭。烈日当空,晒了大概有两个小时,即便在车里空调也顶不住,热得头晕,感觉快要中暑了。”

最欣慰:考生说睡得很好、考得轻松

9日考完最后一科,临别的时候考生强仔和曹师傅说,要写一封感谢信给他。当时他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没想到,当晚就收到强仔在微信发来一封亲手写的信,大概有500字,写了大半张纸。“披上了沉重的防护服,开着最稳的车,送我一段最安心的路。”曹师傅提前到达的细心,穿着防护服的闷热,都被强仔记在心上。


“明明可以不用那么拼命,去给一个素不相识的考生那么体贴入微。”强仔在信中写道。这是开考前一天踩点的时候,曹师傅感觉强仔话不多,不太放松,就用上自己多年的送考经验,想办法多和他聊天减压,叮嘱他早点睡觉:“千万不要紧张,强仔!你只需安心考试,剩下的接送工作就交给我!”第二天,考完前两门的强仔告诉曹师傅:“昨晚睡得很好,今天考得挺顺心。”

一连三日,强仔的话慢慢多了起来,越考越轻松。曹师傅看在眼里,倍感欣慰:“他说,放榜之后,不管考得如何都会告诉我一声。我也预祝他心想事成,考到理想的大学。”在信的最后,强仔把感谢浓缩成一句话:“无需刻意想起,永远深刻铭记。”

文 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 李天研
图 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 李天研
视频素材 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 李天研 受访者提供
视频剪辑 陈铭曦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 马俊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