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紧,撤乎?
语音播报

图片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朱秋雨

郑爽日赚208万被前男友张恒曝光后,引发舆论震动。公众关心郑爽所在的娱乐圈,将警惕的目光投向曾被千万人簇拥的明星、偶像,期盼着新的“郑爽”被一一揪出。


有圈内人士透露,比起让普通人心颤的天价片酬,郑爽出席商演、代言广告等各类商务活动才占全部收入的大头。


该人士也承认,郑爽事件对娱乐圈内部影响很大。


而最近,明星接连注销工作室或影视公司的举动,成了公众解读这一群体“自保”“逃亡”的标志。


天眼查显示,2021年至今,总计25家明星关联公司被注销,包括唐嫣、李现、魏大勋、邓超等明星的。离得最近的在4月29日,演员靳东持股的上海东晖相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申请简易注销。


图片

2021年至今,注销的明星关联公司盘点(来源:天眼查)


至此,靳东担任法人的影视公司已全部注销,但其名下关联存续企业仍有8家。


《山东商报》整理了近三年75位一线明星的数据,发现他们名下有647家公司,目前已注销200家。黄晓明名下关联和注销的公司数量最多,相关公司共有43家,有13家被注销。


据统计,郑爽相关联的5家文化工作室也已被先后注销。


骇人的“明星工作室注销”数据引发质疑。有人解读,这是2018年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的2.0版再现。


那一年,“主动认错”掏腰包的明星,补缴税款共计117个亿。


不过,在冰山只露一角的情况下,郑爽的1.6亿片酬暴露与接连注销工作室的明星之间,关联仍存疑。


北京京师律所民商法律师王辉对记者表示,郑爽签订阴阳合同一事,应界定为逃税,是非法行为。而针对公众猜测的,明星注销工作室是想“逃避法律责任”,王辉说,注销公司不代表不用负担法律责任。有关部门调查到有关偷税漏税的事实,仍会依法处理。


图片

国家广电总局表示,坚决支持依法查处“阴阳合同”、“天价片酬”等问题


在未掌握证据前,“注销工作室就是心虚逃跑”的结论无疑下得过早。但值得疑问的是,为何赚得盆满钵满的明星喜欢成立多家工作室?明星工作室,究竟如何影响了内地娱乐圈的生态?



“不划算”

2007年6月举办的上海电视节,内地娱乐圈开了一个先例。


正当红的明星范冰冰未与老东家“华谊兄弟”续约,而是在上面野心勃勃地宣布,将开设范冰冰工作室。


同时宣布的,是范冰冰将参演、制作并挑选演员的30集电视剧《胭脂雪》。


她在《胭脂雪》的发布会上说:“我拍过很多的戏,但是很多都是以男人为主的。虽然以前我是女一号,但并非女主角。而这次,我们是以女主角为主。”


她的发言引得拥趸无数。


范冰冰就这样带着“范爷”IP与个人工作室,占据公众视野11年。直到2018年崔永元将“阴阳合同”一事捅破。


图片

2018年,范冰冰陷入税务风波


相似的剧情绝妙地发生在这一节点。多个部门几次在2018年表态给明星限薪,其中五部门当年6月联合规定了两条红线——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不能超过全部演员薪酬的70%。


根据张恒的爆料,郑爽以及家人在这期间,也屡次提及“限薪令”。2019年1月,郑爽母亲刘艳转发《明星片酬上限降至7千万》的文章,提醒张恒今后微信聊天框里不要写片酬、金额等字眼。


到了4月,刘艳精明地提出商量“阴阳合同”——最后签订演员聘用合同为4800万片酬,即阳合同。剩余的1.12亿为“阴合同”,由上海晶焰沙科技有限公司以增资协议形式完成。


而张恒曝光的合同显示,上海晶焰沙公司名义出资人为张丽敏,实际出资人为刘艳。郑爽母亲刘艳是公司的唯一实际股东。


图片

张恒曝光的合同显示,郑爽母亲刘艳是公司的唯一实际股东


律师王辉告诉南风窗记者,1.12亿合同以增资方式进入郑爽母亲实控公司,是出于逃税目的——仅需缴纳万分之二点五的印花税,而这样签订的合同,“从一开始就是无效的,也不具备法律约束力”。


即便阴合同违法无效,但由于娱乐圈是个“不太大的圈子”,王辉说,“口碑和彼此的信任关系很重要”,因此大多签订双方都会遵从。


“阴合同”下的1.12亿开始陆续到账时,刘艳再度显示出其“精打细算”的一面。2019年9月,她对张恒解释,阳合同里的4800万若是以个人名义缴税,需要支付的个人所得税税率高于40%。


“不划算,”刘艳说。


而以新沂萃珊雯影视文化公司签约郑爽,只用缴纳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1%。

图片

张恒爆光郑爽母亲刘艳指导他偷税漏税


明星工作室的小心思

郑爽母亲的心思,正揭示了娱乐圈风靡成立个人工作室和影视文化公司的B面。


过去,外界(尤其是粉丝)将明星成立个人工作室视为积极信号,甚至众筹让明星解约。以范冰冰为首的个人工作室的兴起,被认为是明星摆脱传统经纪公司束缚,话语权增长的标志。


天眼查数据显示,在1887家明星公司里,明星的个人工作室共计533家,约占四分之一。


但“爽妈”语录说出了另一面——明星建立工作室或者影视公司,是避税的常规手段。


据了解,明星自立门户当老板,主要有两种公司类型。一是不具有法人资格的个人工作室——没有注册门槛限制,花几百块注册费就可以成立,属于个人独资企业。


以工作室名义,明星演出费通过“个人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类目报税,只承担5%—35%的税率。 


图片

明星成立个人工作室避税方法(来源:北京商报)


另一种明星“单飞”方式则是成立影视文化公司。明星成为企业法人后,公司只需缴纳企业所得税。


按企业所得税法,税率为25%。


而若按照常规的《个人所得税法》的超额累进制,收入超过9.6万的部分,税率为45%。


按照这个税率,郑爽1.6亿的片酬,需缴纳至少7195万税额。而以合法的工作室或者影视公司名义签订合约,至少能节省10%的税率,少了约1590万元。


无论怎样对比,成立个人工作室或影视公司,都是避税的绝佳手段。更何况,地方政府为吸引影视企业还做出一系列税收激励。


新疆霍尔果斯是其中最著名的。这个位于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界的城市,从2011年起推行“5免5减半”政策,即新注册公司前5年中央和地方企业所得税免缴,后5年地方免缴。依据则是国务院出台的《支持喀什霍尔果斯经济建设开发区的若干意见》。


霍尔果斯也从2014年起迎来影视企业进驻的高峰。据《经济观察报》报道,霍尔果斯优惠政策刚实施前两年没有动静,明星从2013年年底、2014年年初,陆陆续续来注册影视公司。


“2014年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影视年。”西南证券董事长崔坚曾如此形容。那一年,以鹿晗、吴亦凡为代表的“归国四子”和养成系团体TFBOYS促进内地娱乐的火爆——“四大三小”成为当年热词。


资本疯狂涌入娱乐圈,将明星地位推至高处。自带热度的明星掌握着互联网最稀缺的流量,也相应地拥有了面对市场的议价权——成立个人工作室从此成为潮流。


热钱迎合税收优惠和当地宽松的监管环境,流进霍尔果斯。等到2016年,据媒体报道,霍尔果斯明星影视工作室注册的大楼办公处“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前来咨询和注册公司的人员。


官方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入驻霍尔果斯的企业由最初的不足千家,到超过4000家。而在2016年国产电影斩获的267亿票房中,注册地显示在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参与制作的电影贡献了至少40亿元。


繁荣与热闹最终在2018年霍尔果斯当地政府宣布加紧监管后趋于平静,又在娱乐圈“税务大地震”后显得一地鸡毛。全员自查自纠的风口下,徐静蕾、赵文卓、任重、许晴、陈建斌等明星工作室纷纷宣布以自行清算的方式注销。


图片

《伊犁日报》刊登的注销公司公告


仅在2018年8月27日一天,《伊犁日报》就刊登了25家公司注销公告。该媒体统计,2018年,102家影视公司在霍尔果斯注销。


事实上,优惠的税收鼓励政策在浙江东阳、江苏无锡、海南省多地实施,当地政府目的也很直接——吸引暴利的影视公司落地,提振相关上下游产业。


只是,霍尔果斯的先例,揭示了明星和资本对选址影视公司和工作室的“粗暴”思维。


影评人刘畅曾在受访时表示,“这些明星在选择注册地的时候,通常考虑的惟一条件就是当地的税收优惠政策。许多明星及其幕后运作团队,正是瞄准了这个避税的机遇。”


注销工作室的信号

因自带避税功能,明星工作室在2021年4月末张恒与郑爽的瓜葛与揭短中,被推上风口浪尖。


“明星大逃亡”“内娱异动”等网友的猜测,主导了舆论对工作室注销潮的看法。


律师王辉则认为,注销工作室并不代表能逃脱法律责任,因此难以看成是明星“跑路”的信号。但是,明星集中注销工作室,有可能是“出于减少不必要麻烦”的心理而做出的决定。


图片

近五年来,艺人经纪相关企业注册与注销情况(来源:天眼查)


王辉对记者强调,避税与逃税存在原则上的不同,后者属于非法行为,而避税只是合理的利用税法中的漏洞,少纳或不纳税款,并不违法。


不过,单拎出明星工作室注销公司的举动,2021年并非为出现“异动”的年份。


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在业存续“艺人经纪”相关企业1.08万家。受疫情影响,2020年新增1138家,同比减少55%,2021年一季度新增147家,同比减少41%。


相应的,注销、吊销的企业在2020年有1306家,同比增长4.98%,2021年截至4月29日则为570家。


成立与吊销相关公司的趋势,与产业发展的快慢保持一致。因疫情而按下暂停键的影视行业,迎来行业内部的洗牌——这也是众多相关影视公司和工作室纷纷注销的大背景。


图片

2011-2020年“艺人经纪”相关企业数量(来源:企查查)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明星扎堆注销工作室发生的同时,相关明星新的公司也在相继成立。有网友发现,阚清子、何炅、黄子韬、那英、贾乃亮等明星,近期接连注册新公司,且地点很一致——海南。


影视行业在海南的大推进,得益于自由贸易港的优惠政策。2020年5月,海南出台对影视行业利好的《海口市促进影视产业发展若干规定》,简称“23条”。


《规定》明确,对在海口市注册登记的影视企业,自缴税年度起,按其形成的地方财力贡献市级留成部分给予100%奖励。


图片

2021年1-4月海南影视相关企业注册情况(来源:天眼查)


不过郑爽事件露出的冰山一角提醒着公众,支配内地娱乐圈的逻辑根本未变——哪里有税收优惠,工作室就建在哪里。哪里有漏洞,还是扎头去钻。


推动底下暗流涌动的,均有关于资本与利益。


编辑 | 董可馨

排版 | 张茜雯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