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解除“托育”焦虑,找满意解抑或最优解?
语音播报

“上班族”育儿,可是件糟心的事。半月谈引用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调查结果称,在我国0至3岁婴幼儿家庭中,有托育服务需求的占30%。然而,另据国家卫健委调查数据,我国0至3岁婴幼儿入托率只有5%左右。

缺口这么大,说明潜在需求转化为现实需求的比例太低。究其原因,还是托育的供给质量不如人意。越来越多的家庭意识到,0至3岁是孩子身心发育的黄金期,需要得到高质量的照护。因此,所谓的“托育”焦虑也就集中体现在以下几方面。首先,提到“托不托”的问题,相当多父母把托育放在了第二备选的位置。因为,兼顾经济性和高质量两方面的考虑,托育往往不是首选。只有在家长亲自带娃、祖辈带娃的现实条件都不满足时,托育才成为不得已的选择。

其次,至于“托给谁”“怎么托”,一些托育机构体系不成熟、价高质低,让潜在需求打了折扣。以杭州市下城区来说,该区94%的家庭希望托育费用控制在每月4000元以下。但真的让家长们去选择2000多元的托育机构,很多家庭又不放心。其中的潜台词无非是,价高的托育机构尚且不令人满意,何况价低的呢?

归根结底,托育行业突破发展困局,还是要在提升普惠性、加强多样化上想办法。这既是基于需求方、也是基于供给方切身利益的考量。首先,要建立健全行业标准,杜绝劣币驱逐良币的乱象。同时,切忌“一刀切”设立门槛。譬如,有的城市要求托育机构建筑面积不低于360平方米,尤其不利于以“社区为依托”发展有效市场。

其次,要因地制宜走多元发展的路子。譬如,杭州所做的一些有益探索,尝试构建社区统筹型、单位自建型、幼儿园办托型、社会兴办型、成长驿站型等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供给体系,不但缓解了“托育”焦虑,而且减轻了托育机构的成长焦虑。此外,祖辈带娃亟需得到科学指导,需要托育机构为此创新服务模式和服务内容。假设这部分家庭的需求得到充分满足,有助于把托育的潜在需求转化为现实需求。

幼有所育,关系国家未来和亿万家庭的幸福。或许,破解当下托育难题,需要先把目标定在寻找满意解上,然后不断逼近“最优解”,方能实现托育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广州日报评论员 杨博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莫伟浓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胡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