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王金云:18年帮助1000多名“重点青年”就业创业回归社会
语音播报

2003年,来自湖北的青年王金云在深圳创立义务安置帮扶更生人士和重点青少年的青年社会组织“阳光下之家”,帮助有过犯案前科或者社区矫正的青少年等“重点青年”回归社会,并帮助他们就业、创业。不仅自己的公司安置这样的“重点青年”,还每天为这些青少年联系就业单位,做这样的事,不但过程艰辛,还经常面临周围人的不理解。18年间,他不仅付出时间和心血,还累计拿出个人积蓄500多万元。因为每天接听来自社会的求助电话,他的左耳听有些下降,比右耳的听力差很多。对于自己18年来付出,王金云说他不后悔,因为这是“改变重点青年人生命运的大事”。


留着精干的短发,带着一副无边眼镜,今年42岁的王金云看起来像一位稳重的老大哥。每天,之前的一些帮扶对象,经常会在微信上和他聊天,讲述自己最近创业、就业中的一些好消息。脱下西装,穿上红马甲,王金云的身份顿时就从企业老板转变为一名帮扶志愿者。

帮助“更生人士”回归社会他坚持了18年

王金云今年42岁,他1999年大学毕业来深圳工作,因得到过深圳义工的帮助,当年加入了深圳义工的队伍,至今,他已经是一名志愿服务时间累计超过1.5万小时的五星义工。“更生人士”,是帮教志愿者对刑满释放和社区矫正人员的统称。2003年,他在深圳市南山区创办“阳光下之家”,专注于开展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教育工作以及安置帮扶有过犯案前科的“更生人士”和重点青少年就业、创业、融入社会。“我们是国内首个更生人士矫正服务中心。把劝导犯案在逃人群投案自首写入我们的业务范围,这是全国首次。“王金云说,更生人士是一个被社会忽视的群体,人们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们。通过他18年成功帮扶的1000多名成功案例的经验,就业或创业问题是最关键的,目前经过他帮扶的对象还没有出现再次犯罪的,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有一份工作。“这个群体学历偏低,融入社会有难度,但有了一份工作之后,就会自信满满,不会成为家庭的包袱,对于他们重返社会是极其重要的。”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前来求助的人也越来越多。2012年和2016年,他又分别在宝安区、龙华区设立阳光下之家更生人士安置帮扶基地。如今,王金云每天要接到差不多10宗来自各种方式的求助者,一年下来有3000多人次的求助,“阳光下之家”的3名专职人员和3名兼职人员根本忙不过来。

刚开始帮扶“更生人士”,被人骂“吃饱了没事干”,不被人理解,对王金云来说是家常便饭。很多人说,现在大学生找工作都很难了,为何要帮助这个群体找工作?这些人既然犯了错,就应该让他们承受应有的代价。“不理解的人说我是傻子,他们不明白我图个啥。我也曾想过放弃:我做好事,为什么大家都不理解呢?后来我想通了:我做的是改变人命运的事情。我既然选择了这个理想,就要承受这个理想坚持带来的痛苦、无助、社会的不理解。”


               阳光下义工参加公益活动

从那以后,王金云总是耐心地告诉他们,这些人已经受到了法律的惩处,他们已经付出了代价。当他们回归社会后,在法律身份上,他们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不应该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他们。“帮助他们其实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你想,如果他们没有工作流浪在社会上,我们的社会能和谐吗?我做的事情,是在重塑人的心灵,实际上是在为整个社会减负。”

当重点青年的“引路人”

王金云说,走上专业公益之路跟自己的家风有很大关系。他老家湖北黄冈,幼时家中并不富裕,但谁家有困难,父母都愿意去帮忙。今年疫情期间,家中70多岁的老母亲还捐出1万元。耳濡目染下,王金云从小就做好事“上瘾”。上初中时,同学们都寄宿,周末同学们都回家了,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把宿舍打扫干净才回家。初二时,他家也很困难,但即便这样他还是把少量生活费节省下来,资助比他更困难的同学。

高中时,他每天从宿舍到教室路上拿着塑料袋捡同学们丢下的纸屑和垃圾,当时同学们很不理解,心想:这个人是不是有病?面对同学们的这种反应,他有些不知所措。有一次他在捡垃圾时遇到一个学校老师,他有些难为情,赶忙把垃圾袋藏在自己的裤袋中。没想到在周一早操的升旗仪式上这位老师当着全校几千名学生的面说:“我们学校不仅要培养成绩优异的学生,更要培养文明的学生。同学们地下的是垃圾,高二五班某位同学捡起的是文明。”当时,老师的这番话对他鼓励很大,给了他继续做好事的动力。当他在上大学时,他每天骑着单车在城市里到处转悠找新闻线索,写成稿件给报社投稿。有一年湖北发洪水,他还捐了100元钱,而这100元钱是他几个月来的稿费。

这种“善根”一直持续到他参加工作后。在“阳光下之家”创立之初,王金云就立志,这个公益机构不接受社会捐赠。当时生活窘迫得很,在坚持一段时间以后,连房租和员工工资都负担不起。刚开始当义工时,王金云凭着一腔热情,每一个求助者电话,王金云都要对其进行详细沟通,讲解法律知识、分析案情和解决方案等,有时一接电话就是几个小时,而长期习惯性用左耳接听电话,导致他的左耳听力有些下降,比右耳听力差很大。后来他意识到,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一个社会组织不能治百病。改变一个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哪怕是帮扶“重点青年”,也要聚焦在某一个领域,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帮助他们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或者创业机会。


            王金云与部分服务对象的往来书信

18年帮助1000多名“重点青年”回归正途

帮助刑满释放和社区矫正人员等重点青年找工作,难度可想而知。“正是因为难,我才要做。”王金云语调坚毅地说。目前,他的服务对象就业渠道有:一是他自己的企业,二是朋友的企业,三是通过媒体报道关注后主动联系他要求为这些“重点青年”提供工作的企业,四是他主动找到一些被媒体关注的爱心企业。为了方便“一对一”安置帮扶重点青少年,和方便求助者联系,“阳光下之家”虽有过6次搬家的经历,但王金云一直保持它所有的联系方式,如通信地址、热线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箱、微信号等不改变。

王金云的不懈坚持,带来的是一份沉甸甸的“成绩单”。18年间,王金云已劝服了62名犯案在逃人员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帮扶了200多出狱青少年找到工作,他们中无一人重新犯罪;劝导了700多人放弃了犯罪或重新犯罪的念头,900多人刑满释放后回归正途。

“我做的事是可以改变人的命运的,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对于自己从事的这份公益事业,王金云从心底有一种神圣感。“有很多走过弯路的青年人还在黑暗中徘徊,如果你能让一些渴望新生活的重点青年在茫茫的大海中前进的路上能看到一个灯塔,照亮他们前进的路,他们可能就会通过自身的努力成为社会的栋梁之才,我的角色就是引路人。”


     阳光下之家义工参加公益活动

帮助“更生人士”,最需要的是耐心。王金云坚持时间最长的一个帮扶对象,一共坚持了17年。犯案在逃人员王涛(化名)在认识王金云之前,一直过了18年颠沛流离的日子,每次听到警笛声他都会紧张地躲在墙角。他在网上得知王金云创办的“阳光下之家”新闻报道后,决定向他求助。王涛警惕性很强,两人见面时,提前到了,却迟迟不肯出现,经过多次试探,在确定王金云身边没有警察后,才警惕地靠近王金云。“他在外逃了18年,这个18年,他没有一天不提心吊胆,他告诉我说,好几个春节他是一个人躺在宿舍,一遍又一遍地看春晚,他不想再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我跟他在网上聊了差不多一年,他才答应见面。后来他想通了,决定去自首。”如今,王涛已融入社会,有了一份安稳的工作。

这些年,在王金云的帮助下,出狱后重新走上正轨的案例数不胜数。其中一名叫做周石(化名)的男子,老家是陕西的。2008年,他打电话向王金云求助,后来,经过了解,周石曾有过犯案经历。他在王金云的劝服和陪同下,向上海刑警总队投案自首,后被判处缓刑。在王金云持续关爱和帮扶下,以及周石老家陕西安康司法行政部门和户籍所在地镇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他创业成功后,其企业主动安置帮扶了50多名出狱青少年,他曾被评为“汉阴县十大杰出创业青年”“陕西省优秀创业青年”,成为当地一名优秀的企业家。“这些成功的案例,就是我最大的前进动力。”他说。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在他的带动下,如今广东帮扶“更生人士”的已经不止他一家了。“阳光下之家”在深圳发展了100多名由律师、心理咨询师、司法社工等组成的专业志愿者队伍,还在全国发展了500多家爱心合作企业(单位)。“比如服务对象的就业、创业问题,我可以在我的朋友圈或我的爱心合作单位中找人一起来解决,就容易多了,这也减轻了我的很多负担。”


      王金云获得2019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荣誉

正打造一家上市社会企业帮助更多“重点青年”就业创业

这些年,王金云先后获得“深圳市十大杰出青年”“广东省十大杰出青年”“全国普法先进个人”等50多项荣誉称号。2019年年4月30日,获选2019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的王金云受邀参加了北京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在现场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我自己就像一个火苗,点燃了一团火。只不过是我走在台前而已。”今年疫情期间,王金云的任务格外繁重。疫情期间,很多青年找不到工作,也不能外出,王金云暂时接纳他们,提供住处。他利用公司投资的项目粤青年公寓(客栈)、圳能量青年之家、蕲创空间等已免费为20多名“重点青年”提供了过渡住宿服务。

在王金云的办公室,厚厚的1000多份帮教服务对象档案和7000多封往来书信,记录着他18年的艰辛历程。有时,王金云翻开一些发黄的书信,就会感慨万千。

从事公益事业18年,王金云对于公益也有了自己独特的思考。他说,要想给别人带来去阳光,首先自己心里要有阳光。做公益要有两力,第一,有一定的经济实力,第二,有一定专业技能的工作能力。他说,一个慈善公益组织要走得更远,必须要有自己的造血功能,和可持续可复制的商业模式,仅有一腔热情和爱心是不够的。“以前我有90%的时间放在公益事业上,现在可能30%的时间放在公益上,70%的时间做企业,为的就是可以持续向阳光下之家输血。”这些年下来,他每年至少支出50万元来帮助“重点青年”就业和创业。

为了将阳光下之家当作一生的事业去经营,去年,王金云花费几百万元在深圳龙华区购买了永久性办公室,提供给“阳光下之家”使用,让其有一个永久的“家”。他还一次性捐赠200万元,在深圳市民政局登记注册“深圳市阳光下之家慈善基金会”(筹备),专门帮助“更生人士”和“重点青年”就业、创业、回归社会。

为了帮助更多“更生人士”和“重点青年”,王金云打造出了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就业创业类社会企业项目——“阳光下养车”。他介绍说,这个创业项目有些类似途虎养车,他准备在全国所有县市开一家品牌连锁店,期望在全国开1000家以上连锁店。“不是所有人都来到广东来工作,而是通过养车的项目,让这些青年有合适的去处,有些可以就业,有些可以创业。我的目标是,让它成为社会企业中的华为,帮扶1000名以上重点青年成功就业创业。“他说,“阳光下养车”是社会企业项目,是为解决“重点青年”就业而存在的,他希望它能够成为首家上市的社会企业,这是我18年公益之路后一个新起点。

王金云说,帮助“更生人士”和“重点青年”就业,光靠一家企业或社会组织肯定不行,他的目标是“抛砖引玉”,发动更多企业和组织参与进来。为此,他正准备出两本书,一本书是《更新人士回归指南》,把他18年帮助上千个服务对象回归社会的经验总结出来,让其他社会组织在做类似的帮扶时少走一些弯路。另一本书是《社会帮教志愿者手册》, 让更多志愿者了解如何帮助更生人士。

文、图、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蔡凌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