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治国”终结,特朗普提前“退位”
语音播报

图片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施晶晶

政变遭遇反政变,特朗普提前“被退位”。


1月6日美国“国会之难”后,特朗普的社交媒体账号,接连被禁言、封号。这意味着,他的治国神器——社交媒体,集体反水,事实上切断了他煽动支持者、聚拢政治能量的渠道。


2017年1月入主白宫后,特朗普频繁用社交媒体发布信息、宣布政策、攻击对手、炒掉高官,创造了当今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推特治国”模式。但这种模式,最终对他构成了反噬。特朗普支持者1月6日冲击国会,让整个美国都开始反思,社交媒体在美国政治中应该扮演何种角色?


1月6日,支持特朗普的示威者冲击美国国会大厦


特朗普“不幸”地成为反思的副产品,他的总统权力,事实上已经被部分冻结,只能“静待”拜登1月20日前来交接。


围剿特朗普

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围攻美国国会后,极为擅长利用社交媒体搞运动的特朗普,遭到了集体围剿。

 

当地时间1月8日,推特官方发布声明,由于特朗普账号存在进一步煽动暴力的风险,我们已永久停用该账户,一同被冻结的还有特朗普竞选团队(Team Trump)账号。那一天,特朗普的总统任期余额还剩12天。


图片

被封号后特朗普个人推特账号界面清空


1月6日当天,推特曾把特朗普的账号冻结12小时,并发出警告,如果特朗普继续违反规则,可能遭到永久封号。但是,特朗普在推特账号被“解冻”后,随即发布对攻击国会的示威者的“热爱”,并继续指责“选举舞弊”。结果,推特让特朗普“如愿以偿”。

 

个人和竞选团队的推特账号被封之后,特朗普通过美国总统官方账号“POTUS”发了一推,炮轰社交媒体限制言论自由,并扬言不会对此保持沉默。这条推文在“存活”一段时间后,被推特删掉。不过,推特并没有删掉“POTUS”,因为这个账号将在1月20日移交给拜登。


图片

特朗普通过总统Twitter账号发声,迅速被删除后,又把内容发给了媒体


在推特“抹掉”特朗普的前一天,脸书首席执行官的扎克伯格,也对特朗普下重手。脸书发布声明称,特朗普正在使用脸书来煽动针对民选政府的暴力叛乱,将无限期延长他在脸书和Instagram的账号封锁,直至完成权力和平过渡。

 

扎克伯格说:“我们认为,在此期间允许总统继续使用我们的服务,风险实在太大。”这是脸书公司创立以来,首次对美国总统“禁言”。


图片

特朗普与扎克伯格


几乎与此同时,谷歌也将社交网络平台Parler从其应用商店下架,称该平台允许煽动暴力的帖子发布。Parler被认为是“右翼推特”平台,不对内容做任何审查,是特朗普粉丝大本营。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以后很可能转战Parler平台。

 

在被封号前,“Team Trump”曾试图把特朗普粉丝引向Parler平台。不过,截至目前尚未下架Parler的苹果公司也发声明称,如果Parler不对其发言规则做调整,将遭到下架处理。

 

24小时内,特朗普在推特、脸书、Instagram等社交平台上的个人账号,都遭封禁。特朗普个人推特上的所有推文都被屏蔽,脸书的内容更新停在两天前。

 

1月8日,特朗普个人推特最后一条推文,说的是自己不会参加1月20日举行的拜登就职典礼。拜登随后回应:“这是我俩为数不多的,意见一致的事情,他不来是好事。”


图片

拜登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特朗普不参加就职典礼一事:“不来是好事”。图源:CNBC报道


特朗普是否会现身拜登的就职典礼,目前来看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现身与否已经不重要,因为他的总统任期,正在提前结束。


“推特治国”史

当今世界上,没有哪国政治人物能像特朗普那样,把社交媒体的影响力,深度嵌入到国家政治中。从他不算长的“推特治国”历史,可以看出美国社会裂痕之深与转型之困。

 

美国政治学者雅各布·哈克与保罗·皮尔森,去年出版了一本名为《推特治国》的书。这两位作者以特朗普推特治国为分析的切入点,探究了他所代表的美国共和党保守势力,如何以身份认同政治把美国“一分为二”,如何以煽动愤怒民粹来重构美国传统架构。

 

从2009年3月首开账号,到2021年账号“阵亡”,特朗普的个人推特账号存活了143个月。有美国媒体做过统计,在这143个月里,特朗普一共发了59549条推文,“阵亡”前拥有近8800万粉丝。

 

待在白宫的四年时间里,特朗普推文数量,在他12年发推史中占比超过43%。四年任期内,前两年每年发推2、3千,2019年,发推近8千条,而2020年上半年,就发推6千条,日均33条。最“疯狂”的2020年6月5日,特朗普发了200条推特,平均7分钟发一条,37条为原创,堪称推特狂魔。


图片

特朗普任内推文数量变化。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2019年11月的一篇文章,曾分析了特朗普上任以后的11000条推文,其中5889条包含着对至少630个人或事件的攻击,其中,攻击民主党2405次、攻击针对他的调查2065次(特别是通俄门调查1405次)、攻击新闻机构1308次,攻击少数群体851次,宣传阴谋论1710次。

 

媒体还注意到,这些攻击多发生在清晨或傍晚,大概是因为这些时候特朗普身边没有顾问或政府官员。

 

据特朗普推特档案网站(Trump Twitter Archive)统计,特朗普推特里,有大量的侮辱性词汇,比如,出现了234次“Loser(失败者)”,222次“Dumb或dummy(哑巴)”,204次“Terrible(糟糕)”,183次“Stupid(愚蠢)”。

 

不过,特朗普的推特里,不全是攻击和侮辱,也有赞扬。统计显示,他的推文里有4876次溢美之词。其中,有2026条献给了他自己。


图片

《纽约时报》对2017年1月20日至2019年10月15日期间特朗普所发的推特所做的文本分析


或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特朗普把推特当做“人事办公室”——解雇与任命政府高官。统计显示,特朗普通过推特,宣布了超过20名高级官员的离职信息,解雇了包括国防部埃斯珀、中情局局长克里斯·克雷布斯、国务卿蒂勒森等在内核心团队成员。

 

对于特朗普的推特治国,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学者凯瑟琳·霍尔·杰米森认为,特朗普表现出来的沟通风格,不仅拒绝传统的程序,还公开表达了对正式制度的蔑视。他的沟通方式“证明了其作为一名变革者的真实性,而部分美国人渴望颠覆政治。”

 

杰米森的分析,很大程度上解释了推特治国何以发生。一方面,美国社会分裂造就了大量的现状不满者,他们有强烈的打破现状的诉求;另一方面,作为政治局外人入主白宫的特朗普,对“深度国家”有着病态的敌视,推特治国就是在绕开传统的权力架构。

 

这一切,在汹涌民粹的裹挟下,效应被成倍放大,而且还能对特朗普形成政治“保护罩”。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学者迈克尔·康菲尔有这样的判断,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叛乱式竞选,源于广泛的民粹主义支持者基础,这些支持者又使特朗普免受本党和媒体精英的攻击。

 

但是,物极必反。如今美国社会有求变的诉求,也有对混乱和无序的厌烦。不然,美国选民怎会选择“老好人”拜登?自称“情绪稳定天才”的特朗普,让“另一半”美国,强烈地感受到了不稳定。


操控与反噬

求仁得仁,有何怨乎?特朗普创造了推特治国的历史,也让这种模式成为了历史。从他不长的“推特治国”历史中,也能看到操控与反噬。

 

被封禁前,特朗普个人推特账号坐拥近8800万粉丝,加上他制造新闻头条的能力,对社交媒体公司来说,可谓流量核反应堆。对财务上一度陷入困境的推特来说,封号无疑是流量和收益损失,但它在特朗普即将卸任的时候还是出手了。


图片

据Tweet Binder Twego评估,特朗普的推文市场价值接近11.5万美元/条。不过,奥巴马的单条推文价值是它的三倍


推特在封号声明中提到了1月8日,特朗普的两条推文,“有7500万名伟大的美国爱国者投票支持我,“美洲第一”、“再次伟大”,“在不久的将来,它将拥有巨大的声音。他们将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不尊重或不公平对待!!!”。

 

1月6日,支持特朗普的示威者闯入美国国会大厦,与警方发生冲突,造成包括一名警察在内的5人死亡,导致正在进行的选举人票认证程序被迫中断。而此前,特朗普就在推特上多次呼吁支持者,1月6日前往国会大厦抗议。

 

特朗普明确提及新总统就职典礼时间,又声明自己不会出席就职典礼,也引发了其暗示示威者破坏就职典礼的担忧。从社交媒体的角度看,特朗普把破坏民主程序的示威者称为“爱国者”,被视为支持、煽动暴力。他提到的支持者“在不久的将来……不会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也被推特团队认为是,不愿按照程序完成权力交接。


图片

Twitter官方说明封号依据


推特官方据此认为,特朗普最近几周的煽动言论,已经违反了2019年3月制定的“防止美化暴力”政策,极有可能鼓励民众“复制”1月6日的国会骚乱。根据推特的说法,特朗普还触犯了同年10月发布的,“推特上的世界领导人:原则与方法”中不得“暴力威胁”的原则。


推特发表声明称,“我们的公共利益框架,是为了让公众能直接听取民选官员和世界领导人的意见。它建立在这样一个原则之上:人民有权行使权力,公开问责……这些账号不能凌驾于我们的规则之上,也不能利用推特煽动暴力。”

 

特朗普被推特封号后,“谢谢你,推特”的话题成了了推特首页热门话题。有网友留言:“谢谢你推特,让2021年变得更好一点。”“有点迟,但总比不做好。”


图片

“谢谢你,推特”成为热门话题


对于遭禁言、封号,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指责这是侵犯言论自由。众所周知,在美国政治传统中,侵犯言论自由可不是小事。但社交媒体的集体围剿,为何没有演变成“大事”呢。

 

我们可以从美国言论自由的法律缘起说起。宪法第一修正案是这样写的,“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一项宗教或禁止信教的自由,剥夺言论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以及向政府要求申诉的权利。”

 

仔细阅读原文可以发现,宪法条款指向的是“公权力”,即公权力不能约束美国公民信教、言论自由。在目前美国的宪法条款、政治现实中,无论如何解读,私营的社交媒体公司都不可能被归为“公权力”之列。所以,从逻辑上讲,特朗普遭围剿,社交媒体并不违宪。

 

但是,特朗普“推特治国”的历史,也凸显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社交媒体事实上形成了传统政治机构之外的影响力。而且,对于“推特总统”特朗普来说,社交媒体客观上具备了部分剪除总统权力的权力。

 

这个问题,在当下的西方民主模式下,或许还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出口。以特朗普的秉性,他绝不会坐以待毙,后面是否还会上演大戏?

 

2015年竞选期间,特朗普发了这样一条推特:“美国将永远不会从外部被摧毁。如果我们衰落并失去自由,那是因为我们从内部摧毁了自己 。”  


图片


现在看来,特朗普话意味深长。


编辑 | 雷志华

排版 | 李倩钰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