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没读过惠特曼的诗,那真太遗憾了!
语音播报


美国现代诗歌之父惠特曼奠定世界声誉之作

美国文学走向世界的标志

毛姆、卡夫卡、博尔赫斯挚爱之书

传奇翻译家赵萝蕤倾十年译出的全译本

《草叶集(全2册)》 

著 者:[美]沃尔特·惠特曼(Walt Whitman)              

译 者:赵萝蕤                   

出 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1855年,《草叶集》印行出版,当时的美国文坛领袖爱默生写信给作者沃尔特·惠特曼说,“我祝贺你在开始一桩伟大的事业。”时间拨回到1831年,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在美国旅行时却说“美国至今还没有产生卓越的作家,没有伟大的历史学家,连一个杰出的诗人都没有。”于此可见《草叶集》的划时代意义,惠特曼凭借全新的内容和全新的语言形式,登上了文坛,此后直到去世,惠特曼又多次增补修改,终成名著,可以说自从有了《草叶集》,美国才有了自己的大诗人。

诗集得名于书中的诗句“哪里有土,哪里有水,哪里就长着草。”诗集出版后,极具创新的自由体诗歌形式和广阔的题材,开创了美国诗歌的新时代。 

在《草叶集》中,惠特曼歌唱自己,歌唱每一个普通人,歌唱广阔的生活,歌唱现代人,歌唱全世界每一个无畏的叛逆者;一扫以往的韵律格式,把诗歌从当时的习俗中解放了出来。从初版的十二首诗,到临终版包含四百余首的大著作,《草叶集》在不断成长,正如诗句所说,“伙伴啊,这不是一本书,/ 谁接触它就是接触一个人。”

译者赵萝蕤,出生于书香门第,先后就读于燕京大学、清华大学、芝加哥大学。学生时代因译出艾略特的《荒原》而蜚声文坛,留美时得艾略特亲炙。1948年底回国,晚年花十二年时间,首次独力译出了汉语世界的《草叶集》全译本。对此翻译壮举,《纽约时报》作了头版报道,译者又获得芝大百年纪念专业成就奖、中美文学交流奖、彩虹翻译奖。

《草叶集》对后世有着广泛的影响,众多诗人深受启发,如D.H.劳伦斯、威廉·卡洛斯·威廉斯、哈特·克兰、博尔赫斯、聂鲁达、佩索阿、郭沫若、艾青等。在文学界之外,更激励各地的普通人追求自己的生活。它还是梵高绘制《星夜》的灵感、是玛丽莲·梦露最爱读的休闲读物,也影响了众多影视作品,比如《死亡诗社》《绝命毒师》等。

著者简介

沃尔特·惠特曼(Walt Whitman,1819-1892),被誉为“最伟大的现代诗人”“最伟大的美国人”。生于纽约长岛,四岁时全家迁居布鲁克林。十一岁辍学,在办公室打杂,先后做过排字工、乡村教师、记者、编辑。1873年中风后,搬去新泽西的坎姆登,直到逝世。1855年自费印行《草叶集》,此后三十余年多次扩充修订,生前共出九版,是美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因诗歌思想和风格上的创新,影响遍及全世界。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孙珺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孙珺

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记者 孙珺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刘丽琴